亞東創新發展股價行情討論-遠東新世紀 臺灣揚名全球的「寶特瓶」循環經濟之旅

想要亞東創新發展股票掛牌及股價資訊交流歡迎直接來電~0960-550-797<—-手機點我即可撥號

 

 

,0960-550-797 陳先生<—-手機點我即可撥號

遠東新世紀 臺灣揚名全球的「寶特瓶」循環經濟之旅

臺灣2017年回收54億支寶特瓶(以600毫升飲用水瓶估計),隨著循環經濟愈發受重視,為了創造新價值,遠東新世紀以「Bottle to Fiber」的技術,將廢棄寶特瓶回收,再製成環保紗「TOPGREEN」,多元應用,這再製過程,可是相當嚴謹。

PET優質環保包裝材,垃圾也能變珍寶

寶特瓶的原料為PET塑膠材質,要製造1公斤的寶特瓶需使用0.8公升的原油,然而一個寶特瓶90%以上,可回收再製為聚酯纖維。這些回收寶特瓶通常會由清潔隊交給回收商,經過壓磚、解磚、脫標、粉碎、浮選等處理程序,重新製成PET再生酯粒,如果以製造1公斤原生料PET會產生2.83公斤二氧化碳排放量,而再生PET則是消耗1.05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來計算,使用這種再生原料等於能夠降低63%二氧化碳排放量。

遠東新世紀和亞東創新從2007年開始,便全力投入再生PET產業,製造生產食品級與纖維級聚酯回收酯粒,積極開發「Bottle to Bottle」再生環保瓶、「Bottle to Fiber」再生環保紗及「Bottle to Other Packaging」再生包裝材應用等相關最新技術。

為生產製造出品質優良的PET再生酯粒,不僅處理流程相當繁瑣,還需經過多重嚴密把關機制。首先送入廠內的寶特瓶磚得經過鬆脫、洗滌、脫標籤、瓶身分色後,粉碎成直徑不到1公分的PET碎片,還要再經過多道清洗、浮除雜質、脫水程序,並以紅外線光學機篩選,確保材質純淨,才能經過分解、聚合、高溫熔融,成為可做成食品包材、紡織產品、收納盒、包裝盒等塑料生活用品的PET再生酯粒原料。

「Bottle to Bottle」再生環保瓶

遠東新世紀和亞東創新不但是我國第一家發展「Bottle to Bottle」再生環保瓶技術的企業,也是亞洲第一個通過美國綠十字(SCS ;Green Cross)綠色標章的供應商,所生產製造的再生環保瓶均符合嚴格的回收潔淨度和純粹度標準,獲得美國、加拿大、歐盟的食品安全認證,以及國際飲料大廠的肯定和採購。

以再生PET酯粒進行包裝材的製造,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達36%以上,有助於降低臭氧層的破壞和節約水資源。

「Bottle to Fiber」再生環保紗

回收寶特瓶利用高科技抽絲技術,便可製成吸濕排汗、具功能性的運動服飾、人造纖維,甚至是較有價格競爭力的仿羽絨衣,而且約7到8支寶特瓶就可製成1件運動T恤,像是今年世足賽中,就有16個國家隊球衣是採用臺灣製造的環保紗。目前遠東新世紀所製造的再生環保紗,因為擁有高品質和純熟的技術,每年都能以15%的幅度穩定成長。

從寶特瓶磚到抽紗的製程,可減少54.6%二氧化碳排放及40%-85%的能源耗損。

「Bottle to Other Packaging」再生包裝材

由於PET具有質地較輕、堅韌耐刮且透明性高等特性,可廣泛運用於多項領域,加上近年來,有不少企業公司也希望盡量採用以回收資源製造的包裝材料,為環保盡一分力,因此遠東新世紀便協助廠商開發製造各式再生包裝商品,像是環保月餅盒、環保收納盒等,讓原本用完即丟的寶特瓶,也能創造更廣泛、長期的使用價值。

臺灣企業在PET回收技術上的創新發展,不但成功引領綠色經濟風潮,也讓我們以更友善的態度來對待居住環境,但是想要有效提升PET的再利用率,還需要民眾的共同協助與配合。在進行寶特瓶回收時,希望大家都能順手完成以下幾個小動作:用清水將寶特瓶稍做清洗,輕輕壓扁後,蓋上瓶蓋。記得瓶蓋不要隨便丟棄,它也可以回收再製成為塑膠棧板。讓小資源充分發揮運用價值,要靠你我一起努力!

垃圾變黃金寶特瓶夯綠色商機
當熟悉的「給愛麗絲」、「少女的祈禱」等旋律響起,市井小民如你我,總是趕忙提著大包小包的垃圾前往巷口等候,而幾乎每個人手上都有一袋已分類好的塑膠容器,其中又以裝飲料的寶特瓶占最大宗;當垃圾分類已成為多數人「不得不」的生活習慣,你是否曾想過,像寶特瓶這類特別分出來的資源垃圾,究竟何去何從了?
別擔心,你的工作並沒有白做,大部分的資源垃圾都可以找到另一個差強人意的第二春,其中公認再製價值極高的寶特瓶,就可透過「Bottle to Fiber」、「Bottle to Bottle」等最新技術延續生命。
例如在今年6月的世足賽,即有高達9支隊伍,身著由台灣紡織業龍頭「遠東新世紀」所開發的環保球衣,這款產品的原始布料就是「百分百」由廢寶特瓶回收再製而來,也為台灣「環保織品」的商機再下一城。
炎炎夏日,在便利商店隨手買罐冰涼的茶飲料或瓶裝水消暑,已是現代消費者的例行生活儀式。這些飲料多採塑膠容器包裝,其中又以俗稱為「寶特瓶」的PET塑膠瓶占最大宗。
根據環保署統計,愛喝飲料的台灣人,每年大概可消耗10萬噸的寶特瓶;若以常見的600㏄寶特瓶、每個重量約25克計算,等於一年喝掉40億瓶,壓扁後約可堆疊1,600公尺高,相當於3座以上的台北101大樓,數量驚人。
寶特瓶的前世今生 

寶特瓶的「寶特」一詞,來自「PET」的中文音譯。PET全名為「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是由石油提煉的「對苯二甲酸」和「乙二醇」化合而成的聚合物。
PET大量使用於飲料瓶的歷史須回溯至1967年,當時多數飲料都以玻璃瓶裝盛,但玻璃瓶笨重又容易破損,不管是裝卸或運送都極為不便,因此當時任職於美國杜邦公司的納桑尼爾.惠氏,開始著手開發能夠裝盛碳酸飲料的塑料瓶,寶特瓶即是其研發成果。杜邦公司也在1973年取得寶特瓶的獨家專利。
硬度、韌性俱佳的寶特瓶,重量僅約同等容量玻璃瓶的1/9~1/15,同時又具有耐熱、耐酸鹼、絕緣性佳、不透氣等優點,能常保產品風味而不易變質;再加上高透明度的特性,可以增加包裝的美觀和變化性,因此問世後短短幾年就席捲全球,很快取代玻璃瓶而成為飲料界新寵。
受此風潮影響,台灣飲料業者也在1984年開始大量採用寶特瓶,不過當時尚無回收觀念,所有廢寶特瓶均成為無用的垃圾,只能採焚化或掩埋的方式處理。只是PET的融點高達250~260℃,要完全燒盡並不容易,而燒剩的黑色灰渣又黏又臭,因此常造成焚化爐的爐體故障。
若採掩埋方式,無法自然分解的PET乃「萬年不壞之身」,會對環境造成嚴重衝擊,例如當時曾出現廢寶特瓶阻塞排水系統、導致淹水而引發民怨,寶特瓶也成為讓人又愛又恨的社會議題。
回收制度的建立
這樣的亂象一直持續到1988年底《廢棄物清理法》增修後,才獲得初步解決。隔年4月,汽水公會及寶特瓶製造業聯合成立「廢寶特瓶回收基金管理委員會」——首先由汽水公會提撥基金,而遠東紡織及新光集團等主要的製瓶工廠,則共同投資興建國內首座處理廢寶特瓶的再生工廠「台灣再生工業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更名為「亞東創新發展公司」),從此開啟了我國回收寶特瓶再利用的新頁。
1997年,環保署開始推動「資源回收四合一」計畫,透過結合「社區民眾」、「地方清潔隊」、「資源回收業者」及「回收基金制度」4者的力量,為眾多尚有回收利用價值的,首推「資源垃圾」找到新契機。其中扮演關鍵環節的「回收基金制度」,意即當業者生產汽機車、塑膠容器、燈管、乾電池、3C產品等資源垃圾時,需先預繳給環保署一筆「回收基金」,環保署再將這筆基金補貼給回收商。
以PET寶特瓶為例,飲料業者在製造時就須先支付每公斤11.58元的基金給環保署,再由環保署以每公斤5元的補貼費率支付給回收商。除此之外,回收商將寶特瓶壓扁、堆疊成每塊重達300~400公斤的方型「瓶磚」,再出售給再生工廠時,亦可獲得不錯的利潤(如透明PET瓶磚近期每公斤售價高達19元)。在政策誘因及市場需求的雙重鼓勵下,民眾及回收商收集寶特瓶等資源垃圾的行動力也大大提昇。
Bottle to Fiber:再生環保紗
高達數萬公噸的廢寶特瓶,到底是以什麼樣的面貌重生?答案可能讓你我都料想不到,那就是「抽絲成布」、發展多樣化的聚酯纖維產品。
聚酯纖維與尼龍、縲縈(即人造絲)同屬應用廣泛的人造纖維,它具有易乾、彈性佳及不易變形等特性,加上質感與羊毛相近,很容易與羊毛、棉及縲縈等其他材質混紡,在布料的應用極為廣泛。
有趣的是,看似不搭軋的寶特瓶和聚酯纖維,其實「系出同門」,同樣是由PET聚合物加工製成,因此聚酯纖維除了可從業界俗稱的「virgin」石油原物料裂解、提煉、化合產製,當然也可由回收寶特瓶「反向」再製。
國內最老牌的寶特瓶再生工廠、亞東創新總經理廖瑞芬解釋,當再生工廠向回收業者收購寶特瓶瓶磚後,必須經過鬆脫瓶磚、紅外線光學篩選(確定沒有混雜其他材質的塑膠)、洗滌、脫標籤,並一一依照瓶身分色、粉碎成直徑不到1公分的PET碎片;其後再經過至少2次的清洗、浮除雜質及脫水的程序,最後將這些最接近「virgin」素材的PET碎片轉賣給紡織業者。
其後紡織業者會將這些PET碎片高溫熔融成PET酯粒,再進行抽絲織布等程序,就能製成多樣化的聚酯纖維產品。
節能減碳卻耗水
相較於從原物料產製的聚酯纖維,由廢寶特瓶回收再製的「環保紗」,從瓶磚到抽紗的整體製程約可減少54.6%的碳排放,以及40~85%的能源損耗,唯一較不環保的地方在於前端的處理──廢寶特瓶必須以大量清水沖洗,而用水量的多寡又取決於瓶子本身的潔淨度。
「一般台灣民眾回收的瓶子都還算乾淨,耗水量可相對減少,但若是中東地區的寶特瓶,瓶內常積聚很多塵土及沙子,就得花加倍的水沖洗。」廖瑞芬指出,即使在歐美先進國家,平均每噸回收寶特瓶得花4~5噸的水沖洗;比較落後或回收工作較不切實的地區(如回收時未將飲料倒乾淨,甚至還留有垃圾或倒入油、奶等雜質),用水量更可能高達8~9公噸。
即使用水量驚人,然而在石油日益短缺的現下,使用回收寶特瓶再製成環保紗,仍是現階段最具經濟和環保效益的處理方式。根據統計,每70支寶特瓶,可製成一公斤重的環保紗,大約可織成長180公分、寬150公分、重約810克的環保毛毯及成人T恤各1件。
材料佳才能炒出好菜
雖然廢寶特瓶的再製效益極高,但回收物料的品質畢竟無法百分百完美,有時難免會混入雜質或「PE」(聚乙烯,如寶特瓶瓶蓋),甚至「PP」(聚丙烯,如常見的收納盒)、「PC」(聚碳酸酯,如奶瓶)等其他塑料。
國內人造纖維龍頭、遠東新世紀長纖事業部經理林碧煌解釋,當原本應該單一素材的PET酯粒混入雜質,高溫熔融抽絲時,就很容易斷裂而無法拉長,只能製成「短纖」並應用在經濟效益較低的填充棉、地毯、不織布與工業用布等層面。
「若要製作成高經濟價值的衣料用『長纖』,前端的垃圾分類就要做得非常確實,瓶身潔淨度也要夠高,而此部分偏是最難管控的,」他說明。
正因寶特瓶從丟入回收桶到製成長纖,中間要轉換多手、環環相扣,困難度極高,因此多數國家的再製成品多以短纖為主。例如在全球回收量最多的中國大陸,每年450萬噸的廢寶特瓶,8成以上都只能製成經濟價值較低的短纖(以75丹的長纖環保紗為例,每公斤價格約為120~130元,但同等規格的短纖售價僅為60元左右)。
當各國尚苦於無法突破環保紗的品質瓶頸時,打從4年前開始,台灣的回收寶特瓶卻能進階到高難度的長纖,背後究竟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訣?
「答案很簡單,其實我們是倚賴確實又到位的資源回收工作,來協助業者的技術升級。」亞東創新總經理廖瑞芬指出,經過20年的鼓吹宣導,台灣的垃圾回收與分類真的做得不錯(在人工成本偏高的歐美地區,寶特瓶整體回收率不到50%);當回收寶特瓶的純粹度和潔淨度提高,業者只要配合設置可再進一步精密篩選雜質的機器,就能製成和原物料抽絲品質差異無幾的長纖。
傲視全球的環保球衣
回收寶特瓶抽絲成長纖後,還能進一步利用recycle的環保賣點,開發附加價值更高的衣料產品。在本屆世足揚名全球、由遠東新世紀所開發的環保球衣,就是箇中翹楚。
遠東新世紀針布成衣事業部資深經理趙松濤指出,遠東原本即為NIKE、愛迪達等國際知名運動品牌的布料供應商。早在2006年德國世界盃足球賽,身為球賽主要贊助商的NIKE,就首度將球衣的布料設計權開放給歐洲以外的廠商競標,並由遠東所開發、結合創新3D織法的布料雀屏中選,當年獲得亞軍的法國隊球衣,即採這種布料製作。
趙松濤解釋,所謂3D織法,是將接觸球員皮膚的那一面布料採凸紋、凹紋交替的編織方式,以營造凹凸不平的立體質感。當球員因全場衝刺而大汗淋漓時,傳統平面織法的球衣常會因為汗濕而黏在身上、極不舒服;而採取立體織法的布料,其凹凸不平的表面可形成自然的透氣排汗通道,乾爽度和透氣性都比傳統球衣高出許多。
3D織法的布料,果不其然在2006年世界盃大出鋒頭,而2010年的世界盃,遠東新世紀則進一步提出了全面採取回收寶特瓶紗再製環保球衣的構想,此舉恰恰與也想借重環保風潮開發新品的NIKE不謀而合,於是,遠東再度搶下業界稱羨的NIKE球衣布料設計權,也成為兩屆世界盃最亮眼的「台灣之光」。
TOPGREEN揚名全球
趙松濤說明,本屆世足賽的環保球衣,仍然沿用深受肯定的3D織法,但上屆只使用單種紗線,本屆則採「100丹╱144條素」及「50丹╱24條素」等粗細不同的兩種紗混編而成,可大幅增添布料的彈性、排汗性和乾爽度。這種新環保紗名為「TOPGREEN」,它所製成的球衣約較前一代的重量輕15%、通風係數增加7%、延展度高出10%,單件售價則維持在每件77歐元上下(約新台幣3,311元),也是世足賽熱潮中最炙手可熱的「夢幻球衣」。
雖然環保球衣佳評如潮,不過趙松濤也坦言,回收寶特瓶紗畢竟不如由原物料所產製的聚酯纖維般純粹,在製程時不僅較容易「斷紗」,染色及印花上也較難上色,偏偏足球球衣又很重視「不勾紗」、「不褪色」以及「顏色區別度必須非常明顯」(如巴西隊的球衣,就是色彩飽和度極高的黃色,用色須絲毫不差),因此在開發過程該公司也吃足苦頭,經過多次失敗才成功開發出新產品。
整體而言,環保球衣的成本會比原生料高出30%,「以我們針織布事業群來說,環保球衣目前每月產值約為新台幣6,000萬元,但因其開發成本和風險都相當高,說真的是賺不到什麼錢!」他說。
雖然如此,該公司仍看好回收環保紗的商機,目前產值每年都以15%的幅度穩定成長。「畢竟環保是主流趨勢,像NIKE已宣示2015年後將全面採取recycle的物料製作球衣,愛迪達也可望跟進,未來需求只會越來越大,我們當然要保持優勢、搶先卡位!」趙松濤說。
Bottle to Bottle:舊瓶生新瓶
除了抽絲成紗,回收寶特瓶的另一個發展趨勢,則是「重返前世」——經由同樣的回收處理步驟後,重新拉胚吹瓶、再製成飲料用的寶特瓶。
亞東創新總經理廖瑞芬介紹,透過這種「Bottle to Bottle」技術再製的寶特瓶,仍以盛裝水或飲料為大宗,為了確保食品安全,對於回收物料的潔淨度和純粹度要求,會較「Bottle to Fiber」更嚴格。
當然會有人質疑,為了環保之名而大費周章、大量耗水,是否值得?但若由垃圾減量和資源再利用的角度思考,這仍是一條必走之路。」
廖瑞芬指出,「Bottle to Bottle」在歐美國家已是趨勢,使用回收料製成的寶特瓶還會在瓶身上特別標記,儼然是另一種形象廣告;為了搶食環保大餅,眾多飲料大廠甚至自己投資回收事業,如可口可樂公司在美國南卡羅來納州設置的寶特瓶回收工廠,就頗具規模。
「亞創和遠東結合的產業鏈,也即將成為台灣第一家發展『Bottle to Bottle』回收再製技術的業者,目前我們正在申請美國FDA的食品安全認證,新品不久後即將上市,」廖瑞芬說。
從「Bottle to Fiber」到「Bottle to Bottle」,多樣化的回收PET再製商品,正代表台灣的環保觀念和技術發展,逐漸邁向另一個里程碑。如何在耗損最少資源成本的情況下,發揮耐心及創意,讓更多垃圾找到新生命,或許是長期掠奪大自然有限資產的人類,對環境的另一種贖罪方式吧!

公司簡介
亞東創新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旗下共有兩個事業群,分別為再生事業群以及生醫科技事業群,負責發展環保回收產業以及醫療保健用品相關產業,共同努力發展環保資源與醫療保健相關產業,期望成為集團內具價值之優質關係企業。
亞東創新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之『再生事業群』,目前主要經營項目為回收PET寶特瓶並轉換成高品質之PET回收原料。將PET寶特瓶回收並予以再生利用除可達成廢棄物減量外、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並賦予原料可二次再生利用之觀念。除了現階段業務的持續推動外,再生事業部也將進一步提升製程,將回收PET原料品質提昇至絲用級或食用級等高附加價值應用領域。
亞東創新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之『生醫科技事業群』,與內壢遠東企業研究發展中心生醫組共同配合,經由生醫科技事業群之標準GMP廠房,進行量產與銷售之後端任務。生醫群產品發展之最初理念來自於國內每年約有數百萬名患者必須需接受手術治療,而術後治療則需經歷長時間療程與醫療用品的消耗,如此不但增加了醫護人員負擔也加重病患治療過程中痛楚與經濟上之負擔,因此,生醫群自我期許能朝『全方位創傷照護』為發展目標,朝「提升醫療品質,減經患者負擔」開發對人類具效益之醫療保健品,並陸續推出抗菌敷料、 生物纖維燙傷敷料、人工皮膚等新一代產品,並逐步拓展至全球市場,回饋社會大眾。

 
 公司基本資料
 統一編號23012252
 公司狀況核准設立  
 公司名稱亞東創新發展股份有限公司 
 資本總額(元)500,000,000
 實收資本額(元)489,175,690
 代表人姓名曾裕賢
 公司所在地臺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2段207號34樓    
 登記機關臺北市政府
 核准設立日期077年06月27日
 最後核准變更日期102年07月10日
 所營事業資料
 
CF01011  醫療器材製造業
F108031  醫療器材批發業
F208031  醫療器材零售業
F108051  化粧品色素販賣業
C802041  西藥製造業
F199010  回收物料批發業
F401010  國際貿易業
J101040  廢棄物處理業
J101080  廢棄物資源回收業
IG01010  生物技術服務業
C802090  清潔用品製造業
F107030  清潔用品批發業
F207030  清潔用品零售業
C802100  化粧品製造業
C802110  化粧品色素製造業
F108040  化粧品批發業
F208040  化粧品零售業
C801100  合成樹脂及塑膠製造業
C805010  塑膠皮、布、板、管材製造業
C805020  塑膠膜、袋製造業
F107190  塑膠膜、袋批發業
F107200  化學原料批發業
F207190  塑膠膜、袋零售業
F207200  化學原料零售業
ZZ99999  除許可業務外,得經營法令非禁止或限制之業務
 

 

 

歡迎直接來電~0960-550-797 陳先生<—-手機點我即可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