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 – 「同學全身PRADA,我只買得起ZARA…」廣告小妹移居美國20年領悟的「種族歧視」真相

這幾日的美國不太平。我於一個月前離開紐約飛往台灣籌備婚禮,因心中掛念家人及好友,時常致電回家問候(應該是盤纏花得差不多需要急救了吧?)。得知紐約前些時日發生小暴動,民眾走上街頭呼應因巴爾的摩 Freddie Gray 死亡案件引發的「抗警遊行」。示威遊行過程中,上百人被捕。

4月12日,非裔男子 Freddie Gray 因非法攜帶武器在巴爾的摩街頭被警察盤查逮捕。在被捕以及坐警車抵達警局的過程中疑似遭到警方暴力對待。送醫發現他脊椎重傷,喉骨骨折,七天後傷重不治死亡。當地非裔民眾對此非常激憤,爆發多次暴動,襲警、燒屋、闖店搶奪物品。巴爾的摩政府眼看情勢急迫,實施晚上十點宵禁。

這起事件更加深了美國的警民衝突。非裔死於警察槍下案件頻頻發生,令非裔社區非常憤怒。我的許多少數族裔朋友都有參與遊行活動,抗議警察的暴力行為。他們紛紛向我表示,這也是他們累積多年對社會的不滿,不滿為何至今種族歧視問題依然存在。

也有許多台灣朋友問我:「妳覺得美國白人對少數族裔真的有歧視嗎?」說沒有是騙人的,但歧視的背後究竟代表著什麼?他們是歧視我們的膚色,還是我們的貧窮,又或是其它?……

我13歲從多倫多移居來到紐約,高中就讀一間貧民學校(笑)。全校八千多位學生,僅有兩人是白裔,其他學生來自56個國家。超過九成學生是低收入家庭,輟學率高達 40%。學校的暴力事件太多,不同族裔之間時常起糾紛引發群毆、謀殺案件等等。我快畢業時突然發現校警怎麼比學生還多呢?(驚)

除乖乖上課讀書的亞裔同學們以外,其他同學的課後閒聊話題都是十八禁,不難發現他們的價值觀有偏差。我當時的人生樂趣就是坐在一旁,靜靜的傾聽他們的對話。

西語裔同學彼此議論下課後去哪間商場「購物」,他們的購物方式就是偷竊(他們稱之為「五指姑娘折扣」)。非裔同學彼此討論哪一雙新款球鞋值得一買,當然他們購買球鞋的金錢來源很多時候我也很好奇是怎麼來的(您應該懂我的意思)。

班上有16歲性工作者,也有16歲嫖客,他們傳遞紙條不是為了表白是為了議價。同時也會有14歲毒販,因年紀小不容易被警察攔截,在放學後向其他同學販售大麻搖頭丸等禁品。跟他們相處久了,我會產生一種「俺不住在美國是住在某個第三世界國家」的錯覺。

高中生活實在太歡樂(?),一轉眼我便畢業了。我是當時學校少數選擇讀大學的人,入學後我的人生得到了180度的大轉變。由於我大學就讀某時裝學院,同學們非富則貴,落差感太強烈害我花了兩年時間才適應。


每天與這些富家子女朝夕相處後我發現,他們只允許同類走進他們的世界,也只歡迎有著相同背景的孩子去他們家作客。學校有少數同學拿政府補助及獎學金才能負擔學費以及貴得嚇死人的材料費,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總是覺得我是被歧視的那一方,心中嘀咕著:「難道就因為我的膚色不是白色?我明明挺白皙的啊~」(想太多)。我每天祈禱,要是我能有幸參加同學們的派對,該有多好呀!(對待學業怎麼沒這麼執著呢?)。

有一次我終於受邀了,卻是無比失落的回家。我當時花光一個月的伙食費拿去購買出席派對的新衣服新鞋,但我抵達現場後發現,人家全身Prada,我全身Zara。她們彼此稱讚對方的新裙子好華麗,應該是某名牌的最新款,我只能默默站在牆角看有沒有 Zara同胞讓我取暖一下。

我就這樣一直站到派對結束,過程中沒有一人願意正眼瞧我一下。當下我懂了,她們從不邀請我不是因為我的膚色,而是我沒有錢。她們不是歧視我,是覺得沒必要跟我這種人打交道。許多年之後,我畢業了也有了工作。在一次業界活動中我又領悟到了另一個真理:人是有分階級的,無論你們的收入是多少,家庭背景決定了一切。

活動上的人們,個個打扮得光鮮亮麗。他們一開始彼此寒暄問暖,不久後便會分開找尋志同道合的同伴。怎麼找呢?家裡有遊艇的跟另一個有遊艇的人聊怎麼保養遊艇,潛水的跟另一個潛水的人聊南美洲哪片海洋底下的珊瑚很美麗,揹香奈兒的問另一個香奈兒姊妹覺得最新款如何,NYU畢業生問哥倫比亞畢業生長週末會去哪裡度假。

剩下的人們(我)在一旁搜刮所有食物。你會發現,聊天的都是白人,搜刮食物的都是少數族裔。可我們明明都是差不多年紀,差不多職業,領差不多薪水呀!此時我的內心小惡魔會跳出來對著我搖手指:「妳的薪水要還學貸,人家的薪水只是拿來零用,你們看起來是同一個階級但實際上根本就不是。」

許多白人因美國曾經的輝煌,世世代代富裕,就算跟我同齡的人領著跟我一樣的四萬美金年薪,也能住在曼哈頓買有機食物。曾經聽聞某非裔牙醫出席醫界聚會,遭到冷落待遇後回家上網寫文發飆咒罵在場所有人歧視黑人,文章底下一位留言者問道:

「不是歧視你是黑人,是你能跟其他人聊什麼?聊你的工薪階級父母?還是你的哪個堂弟入獄了?還是你聽饒舌歌曲人家聽古典樂?又或者你的貧窮童年歲月?在美國,能負擔得起30萬美金學費成為牙醫的人,多少家裡都有點錢。美國社會體制就是這般,讀書好能當牙醫的人也是從小受到家庭培養,培養則需要錢。你或許因為非常優秀成為例外,可惜例外依然只是個例外。」

老實說,我對於這段留言感觸非常深刻。我接觸過的這麼多美國白人,除了非常稀少的基因論者(他們相信白人的基因比其他所有族裔的人來得高級)之外,大部份白人也並非故意歧視或排擠有色人種,他們只是不解「為什麼有人講話要這麼大聲?為什麼有人要靠搶奪他人財產才能存活?為什麼有人帶咖喱飯當午餐讓食物的味道傳遍整間辦公室?為什麼有人不排隊?為什麼有人不肯找工作偏偏要待在家領社會福利?」

白人的十萬個為什麼造成了他們與非裔之間的隔閡。他們沒有去思考,因為超過六成非裔家庭沒有父親,母親大多數從事服務業工作時數長,只能讓他們在街頭長大。學壞、缺乏家教、缺乏教育,使得他們再度淪為社會的底層人,如此一代傳一代。


許多美國白人因歷史環境造就了他們今日較好的生活。他們對於非裔較缺乏同理心,因為他們不會明白這些人的生活是什麼。就像我如果當年沒有就讀那所貧民高中,也不會懂得怎麼用不一樣的態度去看待這群「特別的人」。不是我比白人更有同理心,是我曾經與非裔同學相處過知道大家的難處。

往更深層的角度去看,外界所說的「美國種族歧視」只是假象,實際上是階級歧視,是品味歧視。白人嫌棄其他族裔的品味不夠,瞧不起他們的行為不雅,更看不上他們的價值觀。價值觀差異是如何形成的?是教育,也是家庭背景等各種環境造成的。

若不是我娘當年對我的家教如此嚴苛,說不定現在的我也是毒販之一。千萬不可小看同學之間的影響力。非裔孩子因普遍家境困難,家長無法滿足他們的物慾,也沒有人教育過他們如何克制對物質的渴望(是的,這是需要被教育的!)。最終導致種種悲劇,使得這些孩子沖昏頭走上不歸路。

接近四成非裔成年男子曾有犯案紀錄,這個比例相當之高。也逼迫美國警察不得不提防街上的非裔成年男子。或許此人是善良的,可是不但美國警察無法卸下武裝,連其他路人見到對面迎來非裔男子都會無意識地拉緊隨身包包,以防對方行搶。

美國警察這段時間以來的不當行為,該得到譴責,也該受到懲罰(無論那人做錯了什麼,都沒有人能代表司法當場做出判決)。但我更在意的是,美國政府打算如何解決階級歧視問題?如何去加強非裔的家庭教育?如何帶領非裔孩子走出貧窮?如何通過教育培養這些孩子建立正確的價值觀?

我認為,這些才是真正能消除非裔受到歧視的方法。

作者簡介_凡槿

一個生在上海,以紐約為家,但肉體裡每個細胞都充滿台味的高齡小妹。以廣告人身份走跳江湖,每到週末會變身創意美學教育家為培育國家下一代盡心(笑)。生命離不開設計、廣告與八卦。部落格:www.adfan.cc

「小妹看世界」專欄文章列表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相關文章

  • 耗資1300億台幣!東京奧運37個場館全公開
  • Apple Watch 會改變鐘錶生態?瑞士人只會用淡漠的眼神看著你,然後說…
  • 東亞合作的三要素
  • 亞洲核安全機制應該包含台灣
  • 220人遭流血屠殺 竟變自然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