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 – 全球化到底是幫了我們?還是害了我們?

photos放大顯示
來源:AlicePopkorn@flickr, CC BY 2.0

近幾十年的創新及全球化,讓世界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快速進步。貧困已經有所緩解。平均壽命有所增加。人類以祖先無法想像的速度創造著財富。但問題也接踵而至。事實上,全球化的成果現在正在受到威脅。

世界在受益於全球化的同時,未能控制住社會、經濟所帶來的併發症。結果令我們受到跨越國界的系統性風險威脅。

上述風險可以跨越國界以及行業和組織間的傳統隔閡。一體化的金融系統可以傳播經濟危機。國際航班傳播流行病。聯網電腦為網路罪犯提供了五光十色的狩獵場。中東聖戰者利用互聯網招募歐洲年輕人。生活水準提高增加了溫室氣體排放,進而加速了氣候變化的步伐。

全球化的副產品是從前能被迅速撲滅的地區危機,現在有可能在國際上點燃熊熊大火。倫敦或華爾街爆發流行病、水災或網路襲擊,可能使整個世界陷入金融混亂的局勢。

如果要想維持全球化帶來的進步,各國必須承擔起風險管理的共同職責。國家政府無論強(如美國和中國)弱(如伊拉克和利比亞),都無法憑一己之力解決擺在面前的諸多複雜難題。

全球化帶來的風險,只有一小部分需要真正的全球性對策。但從定義上看,這些風險超越了民族國家的界限;因此,需要採取統一行動才能有效加以解決。對策的性質需要與問題相一致。

在流行病問題上,關鍵是要支持爆發疫情的國家,為受感染風險最大的民眾提供幫助。那些具有普遍性的風險,比方說氣候變化或新的金融危機,可能需要數十個國家和一系列機構展開通力合作。幾乎在所有情況下,國際努力都是不可或缺的。


全球化世界的重要特徵之一,是風險往往隨著時間推移變得更加嚴重。因此識別風險的速度以及對策的有效性,往往能決定某次孤立事件能否釀成全球惡果。人們只要看看伊斯蘭國的崛起、埃博拉病毒的爆發、應對氣候變化的鬥爭或2008年金融危機的蔓延,就知道,如果危險因素長期未被發現,或者沒有採取協調一致的對策,會發生什麼。

然而,就在對強有力的地區和國際機構的需求達到頂峰之際,各國對他們的支持卻正在減弱。越來越多的歐洲、北美和中東民眾,指責全球化導致失業、不平等現象日益嚴重、流行病和恐怖主義。因為上述風險,他們更多地把加強融合、開放和創新視為一種風險而不是一次機遇。

於是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民眾對保護主義政黨支持日趨增強、移民數量銳減及國家強化市場控制等現象,切實反映了選民的擔憂。結果是歐洲、北美、亞洲和大洋洲等各國政府,所關注領域變得更加狹隘,剝奪了國際和地區機構對全球化採取恰當對策所必需的資金、信譽和領導力量。

國家或許可以在短期內逃避全球責任,但境外事件造成的威脅,不可能永遠得到控制。如果沒有得到解決,全球化世界的流行危險將會不斷累積。在應對伊斯蘭國、 伊波拉、金融危機、氣候變化及不平等日益嚴重造成的威脅時,必須放棄短期的政治權宜之計,否則整個世界都將為此付出代價。

伊恩·戈爾丁,牛津大學馬丁學院院長,牛津大學馬丁後代委員會副主席,與Mike Mariathasan合著有《蝴蝶的缺陷:全球化如何創造系統性風險以及該如何應對》。

作者簡介_Project Syndicate

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哈佛、耶魯等知名大學教授到聯合國官員;從中國、新興市場、歐美到中東、阿拉伯世界,全球財經大師開講,深入淺出剖析國際大事。

「大師開講」專欄文章列表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相關文章

  • 讓難民能真正在德國「安居樂業」的方法:別大發社會福利
  • 台灣2015年後人才赤字化 借鏡德國翻身秘訣
  • 歐盟東擴十年 窮國大翻身
  • 韓國隊在投手丘插旗》雖然台灣輸球,但「勝負」之外的意涵更重要!
  • 想長時間、近距離監測輻射量?就交給無人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