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雞肉起家的「負二代」 麥味登卓靖倫要帶800個老闆上櫃

不同於其他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富二代,知名早餐店麥味登的揚秦國際執行長卓靖倫卻是從殺雞切肉做起的「負二代」。他的父親同時也是超秦集團、揚秦國際董事長的卓元裕曾對他說,「我留給你就只有一家企業而已,什麼都沒有,錢要自己賺」。

「我2007年正式進公司的時候,剛好是超秦面臨經營困境的時候,還好一塊地重劃後,有增值,才資產大於負債,否則有好幾億負債。」卓靖倫說。

卓靖倫很早就做好將來要接班的心理準備,家中一個姐姐、一個妹妹,他是獨子,加上父親觀念較傳統,所以早在上高中前,就要求他在集團實習,在肉品部門分切雞肉,上了高中再到速食店當工讀生,以了解客戶需求。

超秦集團是台灣第一家政府核准設立的家禽電動屠宰商,是國內主要的雞肉供應商之一,超秦的雞肉除了供給零售通路,也供速食連鎖肯德基、麥當勞和摩斯漢堡等。一年營業額約20-30億元。

當年超秦集團接手連鎖早餐品牌麥味登,是因麥味登欠超秦上千萬貨款,原始股東拿品牌加上100多間加盟店抵債,那年是1993年,一直到2007年,麥味登都是專業經理人制。而卓靖倫加入集團後,一路從專員做起,在北、中、南區都待過,花了四年的時間晉升到副總。超秦集團後來將揚秦國際切出,負責麥味登、炸雞大獅等餐飲品牌營運。

麥味登以連鎖早餐店起家,近年逐漸轉型成為「以餐點為主的連鎖咖啡館」,卓靖倫說,餐飲市場中的餐分成早餐、早午餐、午晚餐(大型連鎖餐廳) ,每一個類別和業態都有自己的獨門絕技,只要把它發揚光大,就可以像鼎泰豐揚名國際。

「早午餐還沒有到這個境界,原因是花的時間還不夠久,去把台灣的早午餐特色做收斂。」現年38歲的卓靖倫說,當早餐從所謂的不重視品牌只重視價格,到重視品牌、價格和內容,就代表消費者逐漸對品牌產生信任。「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讓麥味登品牌上櫃,這個過程就是在走政府的合規、內部管理的梳理,甚至是我們與國際接軌的平台與橋樑。」

卓靖倫這幾年一直在努力讓麥味登這個品牌更加健康,更能和年輕人對話,而不是靠低價活動,像早期的早餐一直在打39元 、29元。「我覺得那個時代已經過去! 因為低價的東西比較不容易有好商品,便宜難有好貨。我們做的是讓消費者覺得物超所值,讓他覺得是不便宜的好貨,這樣做品牌才會有價值。」卓靖倫說。

但這中間遇到最大的問題就是,台灣消費者對於早餐的食材是不信任的。卓靖倫說「什麼爛、廢蛋、壞蛋常常都流入早餐店,過期肉品,除了夜市排骨酥之外,通通都流入早餐店,還有次級的油品等,早餐店長年被汙名化、妖怪化」。

也因此卓靖倫近年來不僅嚴格控管食材品質,並往高規格的0防腐劑邁進。「我們的目標是全商品沒有防腐劑,今年是第二年要邁向第三年,我希望明年底可以全面無防腐劑,現在已經達到9成商品,主要還差果醬類,因為果醬不加防腐劑大概只能保存一個禮拜就發霉,國外的果醬通通都加防腐劑,我們也考慮是否這支產品不賣,剩下巧克力和花生醬,或是把果汁變成果醬。」卓靖倫說。

麥味登在2000年的時候達到全盛時期,當時在台店數達1,300家,甚至把店開到大陸去。不過,為了調整店的體質,讓店鋪合規,以及配合集團轉型,目前店數約達800多家。

卓靖倫說,800多個加盟主可能就有800多個不同的問題,可能是食材、價格、是品質還是配送頻率,我把這些問題歸納出來,告訴自己,如果每年可以解決一部分問題,問題就會愈來愈少。

他舉例,像牛奶,為什麼麥味登要做自己的牛奶?因為過去每年7、8、9月麥味登老是被欠牛奶,到了夏天,乳牛的泌乳量都會減少,供貨商不敢欠COSTCO、大潤發、家樂福,就欠麥味登。為了解決問題,卓靖倫直接飛到紐西蘭找尋適合的牛奶,麥味登從去年開始引進自己的牛奶。

又例如,加盟主認為薯餅裝在塑膠套袋不好取用,卓靖倫就重新設計包材,利用底部具支撐的紙盒,讓薯餅一片片站立,方便加盟主操作。又如加盟主反應煮茶的設備不方便,煮茶要半小時費時過久,為了改良並慎選茶葉,卓靖倫特別飛了16個小時,跑到茶葉產地斯里蘭卡,找在原產地就直接封包的茶葉,再進到台灣來。以前麥味登的蘿蔔糕用煎的,但加盟主反應,火侯不好控制,就改成先切再炸,為了增加特色,再加台式泡菜。

卓靖倫重視每個加盟主的聲音,「我面對的是800個老闆,所以不該把他當成員工來教育訓練,應該是當成800個老闆跟我一起共同去經營這個品牌」。

談二代接班,卓靖倫認為,「要先學會接球,每一球都不可以漏接,基本工一定要先做好,之後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舉例,2014年麥味登改CI(企業識別系統),父親也有一些想法,像是為什麼要這麼綠?為什麼要黑牆?包括店觀設計、店面裝潢花了兩年的時間一改再改,卓靖倫和父親溝通現代年輕人喜歡什麼樣的用餐氛圍,並且用成績單來證明方向是對的,近年舉辦的經營者大會,許多加盟主主動肯定這幾年麥味登的改變,才讓父親逐漸放心。

「我從小在公司長大,董事長的理念我很清楚,他會給你嘗試失敗、犯錯的機會,可是有一些基本精神是不會改變的。像是東西先求好,再講價格,東西好吃是第一優先,這個觀念我完全可以接受。」卓靖倫說。

但卓靖倫也跟父親說,家有倔子不敗家,如果什麼都是聽老爸的,就找專業經理人,不需要二代接班。但二代是否有能力,跟一代是否願意放手,都是考驗。

「我從小就不是乖乖牌,做品牌是需要個性的,品牌如果都是UNDER在一個老大之下的話,這個品牌是沒有活力的。」卓靖倫笑著說。

談到揚秦國際的未來發展,卓靖倫說,父親沒有給我框架,但我們共同訂的目標是成為世界最受歡迎的國民經濟美食品牌。把台灣的品牌帶到國外,讓更多人認識揚秦國際,是我們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