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聲工業黃騰龍 領軍打造世界頂級印刷設備

瓦楞紙箱,可說是一般人隨處可見的包裝用品,使用範圍廣泛。但談起製造紙箱成型的機器設備,一般人可能就聞所未聞了。在台灣,就有一家獨步全球的公司,掌握著生產製箱機器的獨門絕活。

長聲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創立於1996年,是瓦楞紙板印刷設備專業製造廠,95%外銷,市場遍及台灣、中國、歐洲、東南亞、中美洲、中東國家等國內外講究精美印刷的技術領導型廠商,台灣知名紙業公司如正隆、永豐餘、榮成、台紙等,皆指定使用其機械設備生產紙箱。

成功基因1》
只做高階機器 做出有靈魂的台灣設備

長聲工業的主要產品為生產紙箱的印刷機、糊箱機及周邊相關配備,而全台灣的相關機械設備產品,是世界第二大廠區。其中長聲在高階設備的規模目前是亞洲最大,一年產線約有50條。而與長聲同樣做高階設備的日本三菱公司,僅約有25條生產線。

歷經十餘年,長聲已成為業界翹楚。黃騰龍笑著回首最初,因為思及發展產業才能加值國家經濟、創造外匯,於是因緣際會創立長聲工業。

創業最初,沒資金、沒名氣,黃騰龍將核心鎖定在「市場」與「研發」,暫不投資設備、廠房、土地,專注於設計夢幻機種,開發出好產品。「許多充滿創意的研發人才聚集在一起,我們的目的是要做出不墨守成規、具有靈魂的台灣設備。」為了實踐這個夢想,黃騰龍決定只做高階機器,而且直接挑戰美國市場。

為甚麼這麼做呢?因為美國不斷要求改變、永遠不滿現狀的環境,更能激發長聲創新的動力。「我當時想,在一群黑企鵝裡要讓自己變成紅色的,才會被看到。優先被關注就是一個潛在的價值,你才能去講自己的訴求。」黃騰龍謙虛笑道,「那是一個很衝動的決定,因為還沒有走就想要飛。」

標準化是一種習慣、一種常態,因此製造商通常不會主動去做變革。長聲之所以能立足美國,就是向顧客宣告:「我們不一樣!你要甚麼我改甚麼,你有想法我們就實現。」這條路很坎坷,因為大部分設計都需要原創,根本沒有人做,所以也有風險。但長聲滿足了很多需求,走出了自己創意的路。

過程中並非沒有困難,因為美國、台灣兩地日夜顛倒,廠裡面時常半夜依然燈火通明,工程師們徹夜聚在一起討論,只為了解決客戶的一個需求,「那時候雖然辛苦,可是很有動力。」後來甚至歷經了被美國代理商倒帳的重大衝擊,造成鉅額虧損,但長聲一次次在逆境中咬緊牙根,沒有被壓垮,最終站穩美國市場,並藉由美國市場的成功,也讓亞洲市場注意到長聲,從美國紅回台灣。

成功基因2》
金融危機不裁員 與供應商共度難關

以往,台灣三大紙廠──正隆、永豐餘、榮成各有自己的供應商,「不買同一個廠牌的印刷機」是不成文的潛規則。長聲在美國打開知名度後,一家台灣大廠率先於2000年時採購了長聲的機器,隔年另外一家大廠接續採購後,認為「是該摒棄成見的時候了」。很快的,長聲的設備攻占了台灣三大紙廠海內外廠區,黃騰龍笑著說:「當時我們叫三國統一。」

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後,全球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一夕之間市場彷彿瞬間消失。然而,就在全球經濟陷於水深火熱之際,長聲卻逆勢打了一次漂亮的勝仗,從此穩坐台灣最大,也成為亞洲第一。

黃騰龍回憶道:「經營團隊當時在會議室想說要裁員、減薪、還是放無薪假?可是每一個人都是精挑細選而來,裁不下手;放無薪假,那員工的家計怎麼辦?減薪則是反淘汰,劣幣逐良幣。」當時長聲已累積不少盈餘,黃騰龍衡量得失後,下了一個重大決定:「假設一年要虧四千萬就虧吧!無論如何不能虧待一起奮鬥的人。」秉持這樣的心念,他不僅留住所有員工,也留住了供應商。

黃騰龍當時的做法是與協力廠商「共體時艱」,他找到願意固定配合的供應商,與之商量降價15%,少賺一點,然後由長聲對外接單。結果,這些協力廠不僅同意,甚至願意降價更多共度難關。當時長聲也打定就算虧錢照樣接單的理念,目的是形成一個聯盟,拿下市場訂單養活所有員工,一起度過金融風暴。事後證明,這個「共同接單聯盟」,非常奏效。

為了在夾縫中爭取更多的機會,黃騰龍親自到處接案,常常從清早出門一路追單到晚上,然後趁著晚上趕工。「反正就是拚命,命都不要了!」在當時百業蕭條的大環境下,長聲竟然奇蹟似地找到很多訂單,甚至必須天天加班。有些供應商甚至擔心太過張揚會遭同業忌妒,還得關著一半鐵門趕工。

困境時未曾放棄,黃騰龍想的始終是照顧員工,也因為不考慮自己的利益,反而能明快決斷,迅速搶下市場。「大家都知道我們一直以利他為先,我發現不計較,溝通事情就很快。」那一年,長聲第一次站上亞洲第一。

危機成為轉機,長聲決勝千里後聲名大噪,此後一直維持高度成長與市占率。

成功基因3》
震撼日本同業 邁向亞洲最大設備製造商

2012年長聲正式進軍日本,是台灣印刷機製造廠的重要里程碑。黃騰龍語帶自豪:「長聲是第一個將水性印刷機設備賣到日本去的台灣廠商,而且價格賣得跟日本一樣,又是賣給日本紙業最大廠,讓日本同業感到匪夷所思:向來是機械設備輸出國的日本,是甚麼原因打破這個傳統向台灣進口設備?」

當時一位日本工程師到中國出差,巧遇長聲印刷機設備的生產實況,驚訝於印刷品質竟是如此精準,回國後將所見所聞回報給隸屬於三井集團的「王子紙業」總部。這個一年營業額約四千億台幣的日本上市公司不敢置信,「台灣機器怎麼可能比日本更好?」之後,黃騰龍半開玩笑和前來洽詢的王子社長鴛海雅宣說:「我和你打賭,長聲只要有一個項目輸給日本設備,你可以不買,或者我半價賣給你。」

黃騰龍語氣柔和卻堅定,這樣的承諾出於對自家設備的自信,更是他的眼界。鴛海雅宣問:「你就那麼有信心?我要帶著師傅來評估,很嚴格喔!」

日本師傅於是準備了厚厚一疊資料到長聲廠內測試了三、四天。測試後黃騰龍問:「你們測得如何?」師傅說:「有一項沒辦法和日本比。」黃騰龍追問:「甚麼項目?效率嗎?」「沒有,效率比較快!」「品質嗎?」「沒有,品質印得比較好!」「那是外觀嗎?」「沒有,外觀更好看!」「還是零件問題?」「沒有,零件加工得也很好!」黃騰龍不解地問:「那是甚麼?」結果對方回答:「預估的使用年限沒辦法跟日本比……」

此話一出,王子社長與黃騰龍相視大笑,歷經了三年的審核考驗,王子集團與長聲的合作關係就此展開,長聲打進日本市場,也締造了公司史上新的里程碑。
王子社長鴛海雅宣事後在媒體發表會中特別指出:「很多人有『台灣製』等於『便宜貨』的印象。不過,我們所採用的設備,和所謂台灣製的便宜機械已不能一概而論。如今已經不是懷疑台灣技術水準的時代了。」

成功基因4》
研發創新走在世界前端 積極投入人才培育

征服日本企業,象徵長聲的攻頂,而讓長聲闖出一條路的原因,當屬其「創新」的基因。黃騰龍提及廠裡隨時都有四至五套正在研發的機器,這是一種賭注,「我們能理解這樣做的成本有多高,一台研發的設備有時花費高達數千萬,但這是創新的養分。」

黃騰龍認為,代工文化讓台灣企業偏重成本導向策略,擅長節約成本。但是台灣市場小、沒有規模經濟,這條路行不通。因此,從創立至今從沒停止「改變」,「創新」可說是長聲生存的本能,也是文化裡的基因,更是台灣中小企業的出路。

「與其看成本,不如看創造出的價值,你為客戶創造多少價值?」黃騰龍眼光卓著,看得非常長遠。不看重眼前小利,他將客戶的需求都當成自己的需求。在不斷創新的過程中,為客戶斤斤計較任何小細節,甚至在客戶尚未提出前,就要先想到問題並且解決它。

黃騰龍舉例說,因為考慮維修時要拆解,所以每台機器設備即使增加一、兩萬成本,也要讓它好拆,不然容易縮短實用年限。「一般會想反正是看不見的零件就省起來,可是我只想到做到最好用。因為成本高,初期我們的獲利不高,可是慢慢用心做,做出口碑和知名度後,品牌會有溢價,這是市場自然而然的回饋。」

長聲的研發技術走在世界前端,在同業中擁有數一數二的研發人數,不僅引領台灣主流,更是中國關注模仿的對象。除此之外,金字塔頂端的日本、歐洲大廠這幾年因為景氣不好,也慢慢遠離了領導地位。黃騰龍認為,高階市場「研發人才」是最珍貴的,國外一個人力在台灣可以請三到四人,所以台灣很值得投入人才的培育。他強調,為了生存砍掉研發人力,那是短視的決定,應逆向思考。台灣研發人力優異,具成本優勢,長期投注研發,等於讓對手增加成本。

鶴立同業 「利他之道」有遠見

黃騰龍談吐溫文儒雅,謙虛但堅定地聊起看似雲淡風輕的每個決定,在在都是帶領長聲成為世界頂尖的關鍵。

從選擇市場創業,到找對方向堅持創新,長聲一路從美國紅回台灣,再打進日本市場,鶴立世界同業之中。「創業時的競爭者你不要追他,因為不容易勝。但是你要預測未來,先走到下一個征戰的起點上等他。」黃騰龍眼光長遠,看準未來戰場,贏在「策略」,更贏在「視野」。

如今長聲走過荒野後邁入康莊大道,看著黃騰龍無私地分享成功模式,看著他走向世界卻謙遜低調,讓人不禁深深洞徹,原來「利他之道」的遠見和智慧,正是黃騰龍帶領長聲打下一片天的關鍵。